我當然支持各類平權

(又是一篇水文)

其實主要是想說 LGBT 啦(不過女權啊殘疾人啊什麼的也同理就是了)… 就想來講講我的看法,也算是表明下我的態度。

說實話,我現在感覺身邊 LGBT 似乎是越來越多了來着 😂 好幾個人都是我起先以爲不是後來才發現是的,或者是這段時間才加入/成爲 LGBT 的。我也不瞞着說,剛知道的時候我也難免得會覺得有些… 奇怪,畢竟我這麼多年來受的教育都是說 LGBT 什麼的不對… 我先給各位道個歉。我家裏人雖說算比較開明的,但是有的時候還是難免的會說一些不好的話,現在我也有在試着改變他們的看法。

從我知道的那一點歷史來說,歷史上是充滿了各種小衆羣體爭取正當權利的事情,從以前的婦女平權和黑人平權,到現在的 LGBT 平權,大概都能算是這類事情。雖說這些運動很多也不能說是完全成功了,但是還是有不小的成果的,並且正在越來越廣泛得被接受。我早些年也有過一些種族主義/性別主義的思想,幸運的是我現在能明白當時的思想是有問題的,而這離不開輿論風向上的改變。

現在的我當然是支持這些平權運動了,我的態度就跟我之前那篇文章裏說的一樣(雖說那篇講的是消費者):現在是某個小衆羣體在爭取權利,如果你支持了他們,說不定什麼時候當你也成爲某個小衆羣體的一員了,也有人會來幫你爭取權利。而這正是我所希望的。他們也許與我們有地方不同,但是也同樣是人,同樣應該擁有跟我們一樣的權利。傳統觀念當然是反對這些的,但是據我所知,社會的進步來源與不同和接受/包容不同。如果一切都按照古代的思想來,我們做的每件事情大概都能算是錯的了。更何況支持他們平權並不要求你也一樣要成爲他們的一員呀,也不代表就認同他們是完全正確的呀(更何況很多東西都沒有絕對的對錯之分)。

可能也有人覺得 LGBT 沒法做到一些非 LGBT 的人做得到的事情,所以是不自然,所以是錯的。這裏我就覺得《人類簡史》裏面有一段寫得很好:“只要有可能發生的事情,就是自然”。在進化的過程裏時常發生某個器官的作用改變了的情況,我們能說這不自然麼?就比如我們的手剛出現的時候可能是爲了移動,現在卻在做不同的事情,這是自然還是不自然的?本來就沒有所謂的 “自然” 與 “不自然”,都是人類自己的想像罷了。而且科技也一直在進步,可能再過幾年 LGBT 也能像別的人一樣能生育了呢(

如果你還覺得不能接受的話也沒關係,只要別歧視就行。別人的性取向,性別認同,性別跟你沒有任何關係,只要對方沒有侵犯到你,你又何必去管他們呢。

歧視指的不僅僅是覺得對方低人一等,過度擡高也同樣是一種歧視。所以我也反對那些非要把當前處境掉個個兒的人。同樣的,還有那些喜歡給別人扣反 XXX 帽子的人,大多數情況下都是無心的或者是巧合,太過嚴苛只會招人反感。

我支持所有不會影響到他人正當權利的平權運動,不管是 LGBT 還是什麼別的。

我就很期待有一天所有人都能尊重別人的不同點,都能坦然接受別人的不同。